97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

    1. <tr id="bvwm9"></tr>

      立即開通體驗×

      只需10秒,即可快速申請開通體驗

      與專家在線溝通,獲取專業解決方案

      致遠互聯官網全新升級,您的專屬云端助手

      登錄后即可進行產品體驗,享受售后服務支持。

      訪客姓名

      體驗產品、云設計中心、售后服務支持

      體驗中心

      功能、業務、角色體驗

      服務支持

      售前、售后服務支持

      注冊 登錄
      首頁 > 協同觀察 > 行業洞察

      協同研究院

      研究院簡介

      專家介紹

      協同知識

      協同期刊

      體驗產品

    2. 大型企業協同管理平臺 A8+
    3. 中小型企業協同辦公平臺 A6+
    4. 企業信創協同管理平臺 A8-N
    5. 移動協同辦公平臺 M3
    6. 不確定情境下企業戰略之二:企業戰略慣常做法的失效
      時間:2022-08-09新聞來源:致遠互聯官網瀏覽量:342

      企業戰略規劃的慣常做法在面對高度不確定的未來時從來都是無效的。之所以我們還一直沿用至今,是因為過去的商業環境從未有現在這樣復雜和不確定。還有就是源于我們缺乏理性和客觀看待事物的思維方式: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簡單武斷。

      戰略的本質就是想定未來——以預測來消除不確定性并以設想的行動選擇(規劃)確定的未來。對未來的世界(當然是和我們相關的)是想定,對我們的行動也是想定。想定就是估計,設想,假想。軍事術語想定是指對作戰雙方基本態勢、作戰企圖和作戰發展情況的設想。根據訓練課題、目的、雙方的編制與作戰特點,結合實際地形擬制,用以指導戰役、戰術作業和演習。

      趨勢外推和外推趨勢,看似是一個東西,實則是有區別的。趨勢外推的主體邏輯是根據歷史的經驗數據形成的趨勢向未來延展。既成的趨勢(模式)或多或少可能影響、限制人們的想象力,但給我們以穩定感。這種邏輯能給人以把握感,貌似是可靠的。其實這種邏輯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你考察的變量是穩定的,甚至更嚴格一點變化是線性的或接近線性的。說白了就是不大可能發生蝴蝶效應。外推趨勢也是要依據過往的經驗和數據的,但依據的程度要輕,較已成趨勢(即已經識別出一種模式,上升、下降或周期性)向未來推想有所不同,更加強調推想(想定)一個未來的趨勢,這個想象的空間自由度更大一些,也更不確定一些。

      傳統戰略規劃的慣常做法基本上就是趨勢外推想定法。首先就是根據過往的經驗,即歷史趨勢,想定并先描繪出未來具體事件的圖景,并進行相應的貼現現金流分析、資源投入產出分析。以此為基礎制定出一套戰略。戰略的規劃者肯定會考慮其他可能出現的情況,并推斷關鍵要素會對自己的想定(預測)產生什么樣的影響。不過分析的目的通常是確定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一般是不會做測試的。我是說認真的基于信息搜集、情報分析的預測和必要的驗證。因為測試一般很麻煩,拖延了戰略規劃的進程。其實很多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往往并不具備做這樣的測試的技術和經驗。這種方法在相對穩定的商業環境下效果是不錯的,但如果是在一個競爭激烈、市場高度復雜、未來不確定性非常高的環境下,這種做法就失去了效用,甚至可能產生很大風險。

      為什么傳統戰略規劃在不確定情境下會失效呢?

      原因就在于基于趨勢外推的規劃思想,本質上對不確定性就是低估的。當我們決定要進行戰略規劃的時候,其實已經假設未來是可規劃的,言下之意就是未來是可以預測的。一旦進入規劃進程,就意味著我們已經接受了這一假定,并依據某種想定進行盡可能精確定量預測的規劃,甚至要進入做資本預算流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完全沉浸在甚至是確定定量的數據“演算”之中,比如現金流量表的編制。而真實的不確定性完全被拋之腦后了!迫使管理者將潛在的不確定性埋藏在定量的現金流數字之下。這樣的系統明顯會促使管理者為了拿出能自圓其說的戰略而低估不確定性。

      不愿意正視不確定性的真實存在

      不愿意直面不確定性,嫌麻煩不愿意躬下身去推演自己把握不定的事物。這是許多企業家不真做戰略決斷的原因。

      這其中有些人是喜歡直覺思維,簡單、快捷。曾經非常奏效的歷史經驗,讓人不能自拔,誰也不愿意主動離開“舒適空間”另拓充滿不定數的新思維。跟著感覺走,隨著慣性流,本質上就是一種懶惰。就是一種不主動取舍,來啥算啥,還美其名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完全失去了戰略的主動性。戰略是一種選擇,是對未來的主動選擇。

      為什么不主動選擇“兵來”還是“水來”?其實這完全是未來不可知論的偏見在作祟。為什么說是偏見呢?因為未來可知或不可知,是兩極對立的。人們習慣思維總是想立即找到一個“錨點”,讓思想可以???,這樣有安全感。最便捷的“錨點”就是二元論,要么未來完全可知,要么未來完全不可知。認定完全可知的還有一點“自知”,“我不掌握可知的方法”,簡單的方法就是直覺。所謂“直覺”決策便大行其道。

      相信不可知的,就取信于完全不可知。人命天造定,想也沒有用,該來的總是要來。懶得想、懶得問,什么是該來的,上天能造定什么。于是什么也不用去想了。此時的戰略就完全放任了。不取舍,不決斷,其實也就逃避了責任,避免了擔當。

      戰略(決策)是一種主動作為,一種責任擔當。大多數人面對這份擔當都是不積極、不勇敢的。因為在不確定的情景下做出決定(判斷)很沒有把握,如果不是毫無勝算的話,勝算不定就是唯一確定的。因而就有很大的錯判風險,而人都是厭惡風險的。

      人們在主觀上也是希望追求成功和卓越的,因而也有作出判斷/決策的沖動,但都因為面對未來的未知和不確定而心生恐懼和厭惡。終致戰略上的不作為,或憑感覺的“撞大運”。最普遍也是最危險的是戰略上的偽作為,做表面文章,危害比不作為還大。因為這樣的戰略堅定了“懵行”的信念和加強了其行動力。

      如果你能夠掌握應對不確定性的方法,或者有一套應對不確定性制訂戰略的規則,那事情可能就是另一種局面了。事實上,事物的發展既不是完全確定(可預測的)也不是完全不確定的(不可預測的)。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總是能夠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的。分析往往能將問題“解開”,這就是分解的力量。下一節我們將介紹一套在不確定的環境下有體系地制定戰略的決策方法。

      97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
      1. <tr id="bvwm9"></tr>